撒哈拉沙漠的夜晚,我梦到自己正在吃炸鸡柳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管泰然 编辑:刘守金 发布时间:2015-05-04 16:43




1

当地时间,2015年2月5日,昂松戈。

一个极为寂静的清晨。

说它寂静,是因为大漠还没有醒来。


如果不是和张波波站早上4点钟的岗,我大概也和沉睡的沙粒一样在梦中呢。

也的确在梦中。

我梦见自己在蠕动的长龙中,刚好排到一份诱人的炸鸡柳。

结果,没吃上就醒了。

被上一班岗的兄弟叫醒的。

我的炸鸡柳啊!

2

穿戴好钢盔、防弹衣,拿好夜视仪手电筒,背上95步枪。

把压满子弹的弹夹,揣进兜里。

冰凉的弹夹,沉甸甸的。

脚步,好像也沉甸甸的。


总不会是在为那没有吃到嘴里的炸鸡柳,纠结吧。

向着空旷的撒哈拉,我忍不住笑了笑。

我和波波沿着营区,行进的不快也不慢。

波波问我笑啥,我说,“牺牲了”一份炸鸡柳。

波波听得一头雾水。

一个半小时的巡逻岗,我将会和撒哈拉一起,由模糊到清晰,直至天空大亮得一览无余。

突然想起一首诗:“我头顶的星空啊!”

现在,我的头顶不只是星空,还有凝重的蓝盔。

3

清晨,虽然没有刚来时那么寒凉了,但还是要穿上保暖内衣。

以储存内心的温暖。

等吃过早饭,再脱下。

因为等到上午,气温就会由10度左右迅速攀升到三十三四度。


这就是撒哈拉沙漠的怪脾气。

为了避免中午的高温,我们在室外的工作,大都是早晨提前半个小时带出。

午饭前,再提前半个小时带回。

而下午的施工,则是晚带出半个小时,至晚饭时,再延长半个小时带回。

即便是这样,在九点钟以后还是会,汗流浃背。

一直要持续到下午4点半后,汗水才会逐渐消散。

但我们还是很感谢队首长“这半个小时”的作息调整。

虽是一件小事,虽然工作量一点也没有减少,但就这来回的“半小时”,让我们心里很凉爽。

(本组图片由白云天摄影、稿件由解放军报记者刘建伟整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