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士兵的维和日记:撒哈拉沙漠的烤串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管泰然 编辑:刘守金 发布时间:2015-05-04 12:17




1

当地时间,2015年1月24日,昂松戈。

天气和心情一样,万里无云。只有洗净的蓝色底子。

连一只孤雁也不肯到达。

只有我们中国士兵的蓝盔和荷枪实弹的尼日尔军。


我不知道天上,有没有留下我们挥洒青春的影子。

我只知道,踏在这红色沙地上的足迹。

日复一日,它们就会一点点生动起来。

那一排排的板房,就像这大漠跳动的心脏。

也或者,就是一双眼睛吧。

黑夜,这里总会亮起一盏灯。

2

记得刚到昂松戈的时候,就听裴副分队长信心满满地对大家说,自从咱们分队开进昂松戈,这荒凉的大漠就换了人间。这份奇迹,是大家齐心协力,共同创造的。大家都很辛苦,也都很想念祖国和亲人。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咱们不能松劲儿,还要继续发扬团队的“勇士工兵”精神,完成好后面的施工任务。也请大家放心,虽然咱条件有限,但还是要克服困难,尽一切力量改善好伙食,让大家吃好,不想家。咱还是老规矩,每个周六组织一次活动……



裴副分队长所说的“活动”,就是“每周一烤”。

烤,就是烤串。

烤串对我们来说,就是“活动”。

与其说“美食”,不如直接说,是首长的良苦用心。

当然,我没那么聪明,一个小兵,怎么可能揣摩出首长的“心”呢。


这都是一根一根的烤串“喂”出来的——

能让大家“吃明白”,也是一种带兵之道。

3

于是,这个周六,我们吃的是烤串。

马里的这4个月来,分队组织的大大小小会餐有多少,都忘记了。

但在昂松戈这片任务区上,只吃过两次烤串。

这是第三次。

但这次烧烤,比起前两次,已是大相径庭。

前两次,由于海运物资未到,那个时候真是要啥没啥。

这次来昂松戈,我们装的可是大包小裹,吃的更是应有尽有。


今天,我是我班小值日。也就是说,一切杂活都是由我来干(主要原因是我每次烤串,都是一边熟,一边没熟,所以,我也乐得当‘杂役’)。

我又抱啤酒箱子,又捧花生米辣椒等小零食的,同时,听着班长蹲着烤串,时高时低的吆喝,也是一种享受。

班长烤串真是一绝,外焦里嫩还不拿人。

我们都“挤兑”他说,等你退伍回家卖烤串肯定赚钱,他只是默不作声地“嘿嘿”傻笑。

其实我们都知道,班长是三期的最后一年。由于家里原因,今年也是他留队的最后一年了。

班长心里肯定有许多难言之隐。

烤串好了,我们边撸串,边喝酒,边唠着家常。

不知不觉就“酒上三竽”了,也不知怎么就扯到了班长身上……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现在能记得的也不多了,我只记得班长说:

“在部队的最后一年,我能来到马里参加维和,我十分感谢团首长给我这次机会,让我这12年的军旅生涯不留遗憾!但是,我还是舍不得大家啊,更舍不得这身绿军装。你们要感谢首长给的这次维和机会,一生受用啊!我是个粗人,没多少文化,煽情的话也不说了,只是等我脱下军装的那一刻,你们还能管我叫一声‘班长’,还记得我老刘烤的串,我也就知足了。”

于是,班长这一愿望被我牢牢记在了心中,等待回国。

而班长的这一“羁绊”在我心底,恐怕也要永留一生了。

(本组图片由白云天摄影、稿件由解放军报记者刘建伟整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