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守夜人”守的不是夜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作者:王雪编辑:刘守金
2015-12-10 15:38

“守夜人”不是真正的守夜人。

每天的傍晚他都会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爬上小城里的烈士陵园数百级的台阶,在一个叫做“王守山”的烈士墓前,点上三支烟摆在石碑前,然后给自己倒上酒,嘴里念念有词:“老伙计,我来看你来喽。”

从动荡年代里熬出来的人,身上总是会有说不完的故事。

“小日本把咱打得就剩咱俩人了。”

北国的冬又长又冷,整个东北好似被雪埋葬。天上又开始零星的飘起几片雪花。树林里只剩下永不凋零的松柏,万年长青。两排脚印延伸至密林深处,远方隐隐约约有一小队全副武装的日伪军,正在悄悄地逼近。

如果是在平时,赵志成一定会说上一句:“王守山,注意素质!”

赵志成比王守山大几岁,他们俩来自同一个村子,同年加入抗日联军,被分到同一个连队。因为赵志成稳重,被任命为游击小分队队长。

王守山蹲在赵志成的身边,悄悄地问赵志成:“哥,咱俩以后去哪啊?”

“这次小日本人数太多,把咱打没人了,咱俩去找大部队。”

“太好了,说不定就能吃上大白馒头了。”

“你小子,就知道吃!”

白面在那个年代可是好东西,王守山与赵志成的村庄,曾被日寇狠狠地抢了一次。王守山的娘,为了护住家里紧剩的两斤白面,被一个日本兵拿刺刀挑了。

“哥,有烟么?俺的烟刚撤退时候跑丢了。”

“要烟没有,还有半壶烧刀子,你喝?”

“我才不喝你的酒,辣的要命。”

王守山烟不离手,赵志成酒不离身。

雪下得大了些,漫天的雪,为此情此景平添了几分肃杀。突然间响起的枪炮声,震碎了份宁静,也让林中二人吃了一惊。

“他们追过来了?”

雪越下越急,枪炮声越来越大,仿佛警告一般。

“缴枪不杀!”日伪军中有个人开始喊话。

王守山是个急脾气,最听不得敌军的劝降话:“放你娘的屁,老子就是去掏粪,也不投小日本,做那没羞没臊的走狗!”

枪炮声密集了起来。

“守山,我掩护你,你快跑。”

“哥,要走一起走。”

王守山终是没能与赵志成一起撤退,王守山被日伪的子弹打中了要害。

毕竟赵志成只是一个小队长,日伪军草草搜了林子,没能找到赵志成,便草草的撤了。

赵志成捡了一条命。

他背着王守山尚温热的尸体,艰难的走在雪地里。

北风卷着雪,割着人脸生疼。雪地上一道延伸至远方的血迹,撕裂了本该是白茫茫的大地……

“老伙计,这几个年头,我怎么梦不到你了?”

岁月的刻痕叫嚣着爬满赵志成的面庞,向世人张扬着曾经的风霜。

赵志成后来当上了政委,娶了媳妇,生了三个孩子,老大叫赵念山,老二叫赵忆山,老三叫赵怀山。

他在改革开放之后离了休。离休之后,他每天傍晚都要来王守山的墓前坐一会儿,点上三支烟,带上一壶酒。

作为抗战老兵,他本能去省军区的干休所享享清福,干休所的工作人员也来拜访了多次,奈何他嘴里只有一句话:“守山他埋在这啊。”

“老伙计啊,最近我牙口也不行了,快死喽。”

从那个年代熬出来的人,哪个不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哪个又在乎这一条命。岁月沧桑,他们的生命,如同王守山墓前快要燃尽的烟,在为新中国打江山、护江山中燃烧殆尽。

“老伙计,我就要来陪你了,你再等等我,咱一起去投胎,来生再做兄弟,再闯出一番名堂来。”

赵志成最喜欢跟小辈们讲当年抗战的故事,尽管曾经的血雨腥风仍难回首。

每年的清明,这个小城里的人都会来烈士陵园祭扫,尤其是学生的祭扫活动最惹人注目,每个学生胸前都带着白花,军乐队敲锣打鼓开路,好不热闹。

每年的清明前后,赵志成都会身着戎装,佩戴好军功章,在陵园里呆上一整天,向围在身边的小辈们讲述那段令他骄傲的经历。

他的故事里,总有一个叫做王守山的英雄,不肯投降日军,最终壮烈牺牲。

“老伙计,军区又发抗战胜利的纪念章啦,来,我给你带上。”

他从兜里掏出一枚奖章,摆在了王守山的碑上。

“老伙计,咱俩就要再见面啦!到时候,你可不能嘲笑我这满脸的褶儿啊。”

赵志成的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个年轻活泼的身影,冲着他张扬的笑。

入夜了。

他守在兄弟墓前,守在英雄长埋的永夜之前。

赵志成慢慢地闭上了眼。他的兄弟留在了黑暗里,而他们与万千抗日战士一起,为中国带来了光明。

“守夜人”守的不是夜,是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