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老兵,你永远有资格再敬军礼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作者:王雪编辑:刘守金
2015-12-09 16:14

又到了人走人留的时节。

老王,是沈阳军区某边防团的一名士官。一纸命令下来,老王就要复员了。

要走了,老王心里很不是滋味。四个寒来暑往,四个春夏秋冬。

今天的天阴沉沉的,眼泪仿佛在老天爷的眼眶中打转。老王沿着营房漫无目的地走——多熟悉的路,从前跑体能时恨过的路,练战术时呸过的路,如今踩上这条路呦,胸腔里满满的,都是不舍得。

在“老王”还是“小王”的时候,这条路就在这里,连同路边挂了雪的小树,远处门岗前标准军姿的岗哨,都还是一个风景,就像这边防团从来都是叫这个名字,一切仿佛都没有变过。

迎面走来了一个列兵,老王不认识。列兵走到老王面前,立正,敬礼。

大抵是习惯的力量,老王马上立正,想要还礼。手举到一半,老王却停住了。昨天的欢送会上,连长亲手把每一个复员老兵的肩章和领花拧下,老王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再将手举至太阳穴,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向军旗,向战友再敬一个军礼。

列兵好似看穿了老王心里的犹豫,他将右手放下,对老王说:“老兵,你永远都有资格再敬军礼。”

好似兜不住了,老天爷终是哭了出来。一片片白晶晶的雪,映衬着远走的列兵的背影,好不萧条。

世界浸着水渍,在老王的眼中。

老王晃到了国旗杆前,望着飘扬的五星红旗,心里五味陈杂。拿出手机,点开相册,看着新兵授衔的时候向国旗、党旗敬着军礼的照片,脸上不自觉地浮出笑来。还记得自己当时暗下决心:这辈子就能当一回兵,保卫人民,保卫祖国绝不只是说说。所以,新兵营样样拔尖的老王,主动要求到最艰苦的地方去。

老王没有愧对自己的承诺。小城地势低洼,夏天雷雨,他和他所在的团都会去为小城主干道清理积水,用自己的脸盆,一盆盆地舀;冬天一夜暴雪过后,他们也会早早起来,帮助小城环卫清扫积雪,汗濡湿了衣服,结成了冰,他们还美其名曰:“强身健体”。

老王是一名合格的边防兵:耐得住艰苦,护得了乡民。

雪花点点落到老王的手机屏幕上,化成了水。

老王陷入很深的回忆,以至于连长走到他身边他都没有发觉。连长凑到了老王身边,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老王,可算找到你啦,大家都在餐厅等着你呐!”

老王手机没来得及藏起来,屏幕上的照片被连长看个干净。

连长放开了老王,收起了脸上嘻哈的笑。面向国旗,立正,敬礼,眼睛注视着国旗:“老王,敬礼!”

世界有那么一瞬的模糊,泪滴滑下,老王眼中的世界又变得清明。

老王整好衣襟。“啪”地立正,右手至胸前抬起,五指并拢,拇指贴于食指第二关节,中指微接太阳穴。

“老王,以后不论到哪,都要记得,这身军装,已经穿到了骨头里,脱不下来的。”

老王好似又想起那个刚走入军营的自己,那片刚毅赤诚的初心。

轻触,加载更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