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里的某个夜晚,回复某女生的一封信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管泰然 编辑:刘守金 发布时间:2015-03-17 15:09




一个“90后”士兵的维和日记

在马里的某个夜晚,回复某女生的一封信

作者:管泰然

1

当地时间,2014年10月30日,昂松戈。

到达昂松戈任务区,已经一周多了。

我们到昂松戈的主要任务,是帮助尼日尔部队建设营区。

施工任务由原定的四个月预期,延长至8个月。

工兵建筑分队和道桥分队,每两个月进行一次轮换。

这就意味着我们这一批蓝盔,基本上要在这片荒漠上度过了。

2


每天早上5点半,我们就起床了。

起床后,每个人都会急匆匆赶去厕所。

随着“哗哗啦啦”的一顿排泄,工作就在这“一身轻松”中开始了。

继续建设板房,通常要干到早上7点。

然后,人员带回洗漱,吃早饭。

然后,从上午8点干到10点半。

此时,地面温度计通常会爆涨至40度左右。

室外工作一般会避开这个时间段。

当然执行特殊任务时除外。

下午3点半继续开工,会一直干到晚上6点,也就是开晚饭的点儿。

伙食嘛。中午和晚上的主食,基本是米饭。

因为使用的是炊事车,刚开始,可能“水土不服”,米饭有点稀。但不至于像兄弟们调侃的“像沼泽样稀”。

不过头两天的确水特别多,还有点牙碜。

每顿饭有两道主菜。早餐会有牛奶。中午会加一个水果罐头。

刚来的时候,物资带的不是特别多,炊事班的兄弟都很用心调剂。

方便面在这儿算是稀罕货。

平常若能吃上一袋方便面,都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

这里水源不是很充足,每天饮用和洗漱用水,都是用水车从95公里外的加奥营区运送。

所以,刷牙洗脸总是能节省就节省。

洗澡就更是如此了。

每天都要粘着一身臭汗过夜。

还好,隔个三四天,总能洗上一次澡。还算爽吧。

干活时会发矿泉水,平时就喝水车里的水,当然,味道不如矿泉水正。

3

晚上,会有尼日尔军站岗。

白天,他们也会在营区外巡逻。

这里蚊子,虫子,蝙蝠,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生物,特别多。

大家都住在活动板房里,通常是8人一间宿舍。

蚊帐自然是要挂的。不然一旦被蚊子叮咬,感染了疟疾之类的疾病就会出现非战斗力减员,这是任谁都不想发生的事。

至于现在的心情嘛,不说,你也懂的。

想想那一望无际的沙漠,待一天是新奇,待两天还有一份诗意在。

待到第三天,便有一种莫名的烦躁。

七天,就有种“绝望感”。

但人总要经历一个心理适应期,这便是作为人的伟大。

经历了这一周的心理转型,荒凉的昂松戈,从新奇,烦躁,平淡,到习惯。

几次辗转,这颗心早就知道,必须要坚定面对任何困苦环境。

还记得那年考学,在墙上写下的一句话:“吾如凤凰,必将涅槃。”

那时年少轻狂,未必了解真谛。

人在军旅,再想起这番话,自然有了不同的感悟。

军人是种崇高的职业,选择了它,就意味着要和“崇高”相守到底。不管环境怎样恶劣,生活怎样艰苦。

汇报完了,不知能否令你对今天的军人感到满意。

珍重自己,过好每一天。

把这份感受,也算祝福,送给你和你的校园。

请记得,当你在晨曦中睁开眼睛,远方有军人默默的守望。

请记得,当你坐在安静的书桌前翻开课本,金戈铁马的远方,军人怀抱的钢枪也有温情的诗行……

请记得,同为90后,不过是你选择了“向南”,我选择了“向北”。

人生的路径总是很多,而愿意坚守的理由,有时,可能只有一个。

(本组图片由白云天摄影、稿件由解放军报记者刘建伟整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