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非洲,不知道蚊子可怕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管泰然 编辑:刘守金 发布时间:2015-03-13 16:34

一个“90后”士兵的维和日记

不到非洲,不知道蚊子可怕

作者:管泰然

1

当地时间,2014年10月29日,昂松戈。

天色向晚。

太阳慢慢沉入了地平线。

天边只留下红彤彤的一抹晚霞。

婆娑的灌木的影子和着晚风轻轻摇曳。

忙碌了一整天的营区,渐渐归于沉寂。

天气微凉。暑气消散。

探照灯准时亮起在茫茫旷野。

一灯照破千年暗。

白炽的光芒穿透了无尽的夜色。

似要给这世界留下最后的焰火。

2

正准备收工,一群“不速之客”突然云集而至。

它们在探照灯下越聚越密,如一团浓密的乌云。

真是现世的“飞蛾扑火”,老远就能听见蚊虫撞向灯柱时“噼啪”坠落的声响。

除了疯狂地扑向灯柱,板房和门窗也成了它们玩命攻击的对象。

不到非洲,不知道蚊子的可怕。

这里是疟疾频发区。它的自然传播途径就是按蚊。据说此类蚊子有60余种,人被有传染性的雌性按蚊叮咬,即可感染。

所以,对这些形同“轰炸机”一样讨厌的家伙,大家都特别谨慎。

不管白天夜晚,都会涂抹一些防护药膏,以防不测。

但像今晚如此大规模的袭扰,大家显然有些措手不及。

很多人都被“叮”起了包。

对讲机里突然传出中队长郑松涛急切的命令:“所有人都回寝室,先消灭室内的蚊虫。”

大家拿出各种配发和自备的蚊香、花露水、杀虫剂、风油精等,将屋子角角落落喷洒个遍。

门窗紧闭,蚊帐也挂起来了。

3

随后,裴副分队长又指示于医生,加大药物剂量,对宿舍周边再进行一次消杀。

于医生配比了新的消杀液。

我和吕佳明穿上白大褂,背上药箱,跟着于医生绕着板房足足喷洒了十几圈。

常副中队长领着两个班长,也摸黑把房子边上的枯草细细清理了一遍。

现在就差一个“死角”了——夜岗。

如何保证哨兵不受叮咬?

主意出了一大堆,但总不能把脸也包起来吧。

想起以往执行任务时戴的头套,李长冰突然来了灵感,到库房找出备用蚊帐,剪出头套的形状,又用铁丝弯成两个圆圈,上下一系,一个简易的防蚊头套就成功了。

看来,什么都不足畏惧。

只要认识到位,有信心和干劲儿,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难题。

我忍不住伸出拇指,给长冰兄弟“点了个赞”!

(本组图片由白云天摄影、稿件由解放军报记者刘建伟整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