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受伤的蝙蝠,让我想起了不想回首的往事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管泰然 编辑:刘守金 发布时间:2015-03-13 13:17




一个“90后”士兵的维和日记

一只受伤的蝙蝠,让我想起了不想回首的往事

作者:管泰然

1

当地时间,2014年10月27日,昂松戈。

本以为蝙蝠是山洞里的产物,没想到这里也有,而且不少。

在到达昂松戈的第一天,战友们便发现它了。

开始,我并没在意。心想,这里是沙漠,怎么可能有蝙蝠出没!


那天,我和班里兄弟受领了搭建厕所帐篷的任务。

打完地钉,当我抻开帐篷的一角准备下一步作业时,突然,“扑”的一声,一群不明生物从我面庞“呼拉拉”掠过。

我被吓得一顿,再回头看时,竟然是蝙蝠!

2

看着消失的蝙蝠,我忘了刚才的“惊吓”,反而激起了一种好奇心。

它们从哪来?要到哪去?

这仅在书面和电视上看到的小家伙,在现实中是怎样生存的?

我开始留心它们的踪影。


角落里,沙箱下(垒防御工事的工具),夜晚探照灯的灯光里,都有它们的形迹。

那天在工具间,还突然发现了一只。

单独的一只。这有点奇怪。

当我发现它时,它已经趴在锹把上了,锹把上还有一丝鲜红的血迹。

它不停地张开爪子,可能是想要努力飞起来吧。

看着受伤的蝙蝠无助的样子,心中不禁生出一种怜悯。

可怜这小家伙,是不是因为我们的到来,才使它失去了内心原有的宁静,萌生了要一个人去看世界的冲动?

看看吧,它多么像处在“叛逆期”时的某一个人。

那个总想逃离父母的束缚,差点把自己给弄丢了的少年。

3

那时的故乡,正是穿毛衣的季节,偶尔还能感受到一丝和煦的风。

而我的学业却像进入了冬季般寒风凛冽,毫无生机。

但爱情却像盛夏,激情似火。

而父母对我的期望却像初春,他们流着辛勤的汗水,苦苦耕耘着“我的”来年,他们多么期望他们的儿子,能实现他们的理想。

那时奶奶还在。


那时我与父母的关系,却像装满了TNT的炸药桶。

这导火索终究是点燃了。

事情是由父亲摔我手机而引起(当然摔我手机是缘于他发现了我的“早恋”倾向)。

当时是晚上十点钟。

其中的对话我早忘记了,但还记得那个摔得稀巴烂的手机。

手机的残片上聚拢了全家人的目光,全家人默默的眼神,和不知深浅准备离家出走的我的倔强。

那个深夜,外面突然下起了雪。

透过霓虹灯的光影,依稀感受到一个单薄的身影,似乎是瑟瑟发抖的样子。

袖子在眼睛和鼻子间来回擦动。

已说不清擦去的是寒冷的鼻涕,还是委屈的泪水。

尽管逝去的往事令我愧疚,但那段青涩时光,多么像这只受了伤的孤独的蝙蝠。

只是蝙蝠没有沉重的学业,当然也不必为“光宗耀祖”而担负责任。

我蹲下来,静静地看着那只受伤的蝙蝠。

不知它的亲人在哪里。也不知道该把它送到哪里。

它已不再挣扎。只有爪子在慢慢蠕动,证明它还活着,证明它正承受的痛苦。

也许有苦痛,也才有新生吧。

(本组图片由白云天摄影、稿件由解放军报记者刘建伟整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