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集团军某团博士团长王铁峰潜心练兵带出一支劲旅,官兵们说——

“跟他上战场,我们心里特有底”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特约记者 刘德武 朱小虎 等 编辑:孙昊翔 发布时间:2014-06-13 08:26

王铁峰进行射击动作示范(朱小虎 摄)

1、深夜时节,第16集团军某团作战会议室仍灯火通明,团长王铁峰正带领攻关小组研究步坦协同新战法。他时而站在沙盘前凝思,时而用铅笔在挂图上标注,时而与小组成员热烈讨论……

说起自己的搭档,团政委张宏脱口而出:潜心练兵,智勇双全。官兵们对这个团长的印象又如何呢?釆访中,记者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跟他上战场,我们心里特有底!”

当团长前,王铁峰先后攻读了硕士、博士学位,发表军事学术文章80余篇,他撰写出版的军事理论著作被列为部队院校教材,领衔参与的课题被列为全军军事科研工作“十五”计划重点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是名副其实的学者型指挥员。

王铁峰刚到团里上任时,不少官兵都觉得他只是一介书生。没想到,这个书生团长“头三脚”就踢到了战斗力建设的点上。

2、过去,该团一直沿用帐篷式指挥所。王铁峰将读博期间的研究课题与工作实践对接,对指挥所进行车载化改革,率先建起了团级野战机动指挥所,实现了信息共享、多维传输、一体指挥、远程控制和战保一体,指挥效能大幅提高。

一次,上级命令该团紧急赶赴某地执行抗洪抢险任务。王铁峰指挥全团闻令而动,半小时后完成平转应急出动。任务结束后,上级给出评价:行动迅速,施救得力。面对表扬,王铁峰却眉头紧锁:“这次救灾是轻装出动,要是全员重装出动,还能有这个速度吗? ”

过去信息单线层级传递,战斗命令从团到营连,从营连再到各车场,传递速度缓慢。为改变这一现状,王铁峰带着技术人员研究出“应急响应系统”,把作战室与全团各有车单位、各车场直接通联,实现了可视对讲、一网同频。

不久,上级对该团进行了一次不打招呼的战备拉动。随着命令的下达,王铁峰一边召集营连干部部署任务、研究方案,一边同步命令驾驶员到位、启封出动车辆。多线并进的扁平式指挥模式,大大简化了指挥环节,全团全员全装紧急出动时间缩短了近40%。

3、“就怕团长来转,一转准会有问题;就盼团长来转,一转咱就有提高。”官兵们说,团长看啥都觉得有差距,战备训练中哪怕是一个细小的环节不满意,他都不放过。

修理所上士尹方强对王团长三改电瓶小推车的事记忆犹新。以往,团运输车蓄电池因统一在修理车间的充电台上充电,遇有任务出动,驾驶员首先要将近40斤重的电池逐个装到车上。整个过程,没半小时下不来。

“这怎么行?”经过实地考察和论证后,王铁峰果断提出拆掉充电水泥台,将其改造成平板活动式的小推车。运行一段时间后,王铁峰发现四轮小推车虽然平稳但速度还是不快。研究论证后,他又将四轮小推车改为独轮小推车,装运蓄电池时一个人就可推着跑。运用中,细心的王铁峰又发现独轮车不稳,他再次召集人员改进,给独轮小推车装上了能收能放的四个支架,平时可平稳放在修理车间充电,遇有任务收起支架即可成为独轮车,一人一次能运送4块电池,效率比以往提高了3倍多。

2011年底,王铁峰率部参加上级组织的陆空联合攻防演习。考虑到当时的恶劣天气、陌生地域等诸多因素,有人建议还是沿用以往的做法,让实弹射击与战术运用分离,以确保安全。

“这样的实兵实弹跟打靶有啥区别?今天消极保安全,明天上了战场就要吃大亏!”王铁峰态度坚决,坚持按实战要求组织实兵实弹演练。

子弹贴着头皮飞,炮弹追着官兵打。演习结束,不仅参演官兵头上冒出了汗,就连兄弟单位的指挥员也竖起了大拇指:“真够胆大的!”这次演习,10余项战法训法得到了近似实战的检验。

4、多年潜心练兵,王铁峰带出了一支劲旅。今年年初,一场红蓝实兵对抗演练在北国某地打响。红方部队在王铁峰的指挥下,创新步兵进攻战术,几次将“蓝军”逼入绝境。演练复盘会上,“蓝军”指挥员握着王铁峰的手说道:“跟你打仗很长见识,明年咱们再战!”

任团长5年多来,王铁峰率领部队10多次完成军事演习、应急救援等大项任务,创新战法训法20余项,团队先后被总部评为 “基层建设先进旅团级单位”,两次被军区评为基层建设标兵团,连续3年荣立集体二等功。他个人被上级表彰为“爱军精武标兵”“学习成才先进个人”“能参善谋标兵”和“学雷锋标兵个人”,先后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特约记者 刘德武 朱小虎 特约通讯员 邹秋月)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