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胜利者法则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郑蜀炎 编辑:孙昊翔 发布时间:2014-05-25 06:57

200多年前,中国历史上发生过一件很有影响的事情,英国使臣马戛尔尼率使团来大清朝,目的当然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名为给乾隆皇帝贺寿,实则是来刺探遥远神秘的大清国之底细。其间所发生的行跪拜与曲膝礼之争等故事为人熟知,此处按下不表。但令人难以释怀的是,这干人马吃饱喝足看够后,在回国的呈报中对一路接应的清军精锐部队给出这样一番评价:“既似笨重的农村乡民,又有女人气,没有一点军人气概。”文中的傲慢与偏见自不必说,但恰恰应了那句老话:“就怕贼惦着”。从此往后,外国列强对我中华的态度由敬到慢、进而至骄至霸。仅在40多年之后便“边声四起”,开始了一次次宰割式的入侵。

由此想起那个很著名的理论:一只蝴蝶扇动的翅膀,可以掀起一场风暴。或许也可以这样借用——一个士兵的形象,往往能够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

别忙着先说玄乎,且听我按该混沌理论进行推论——士兵个体形象源于一支军队的形象,一支军队的外在形象是内在素质能力的体现,而这些显然是决定战斗力强弱的基本元素。今年是甲午之年,120年前的甲午之殇依然历历在目,大清军队的种种废弛之形,难道不是未战已先露败相吗?

马克思曾深刻地指出:“军队不生产谷物,但生产安全。”职责与任务使然,生产安全与生产谷物的人应当有不同的审美标准。直白地说吧,军人就应当有军人的样子。军人的形象必须通过力量来显示,《三国演义》里刘备出场必这样自我介绍“中山靖王之后”,还有所谓“垂手下膝、顾自见其耳”的异相。虽说拉了一张虎皮,但在后世百姓看来,威风凛凛的还是舞大刀使长矛的红脸关羽黑脸张飞。

说到力量,记得赫尔岑曾提出过的一个假设:假如成吉思汗有了电报机……是啊,倘若那马蹄疾征中再伴随电波声声,谁知道一代天骄还能把天再捅出多大的窟窿?但如果用另一个角度来思考回望,假如成吉思汗没有一支呼啸于马背的剽悍壮勇劲旅,他又能走多远?

英国名将惠灵顿有这样的名言:“滑铁卢战役是在伊顿公学的操场上打赢的。”这个英国的伊顿公学虽是贵族学校,考试背书似乎不咋样,但却把各种体育体能锻炼项目放在重要位置。在阴雨泥泞的滑铁卢战场上对决,要说那拿破仑也是好生了得之人,但最终还是输给了这帮当年在学校就打下身体底子的人。

自古军营出诗篇,而记载、颂扬军人的英武威猛形象构成了这些传世之作的主旋律——策马刀弓唱大风,栏干拍遍看吴钩。是的,牙板细敲的低吟浅唱与大江东去的铁板放歌并无高下,但身为军人,更应该知道什么是仰天长啸,什么叫壮怀激烈。

千年之前,古希腊的马拉松战役中有一个叫斐里庇得斯的普通士兵一战成名——以42.195公里的远涉疾奔在奥林匹克史上留下名字和记录。但是,倘若他没有如此强健的体能(如同前面提及的清军),又如何能搏得如此传奇浪漫的形象?

这就是历史的胜利者法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