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不为时尚所惑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余远来 编辑:孙昊翔 发布时间:2014-05-06 08:20

有人这样描述当下的社会流行文化:“小时代”的豪奢呼啸而来,“玩穿越”的梦幻蜂拥而至,微信微博的秀场奇葩迭出,娱乐选秀的热情逐浪而高。流行时尚文化看起来总是那么楚楚动人、撩人心襟,但就像英国波普艺术家理查德·汉密尔顿早就给流行时尚文化作的界定,说它是“通俗的、短暂的、消费性的、廉价的、批量生产的、年轻的、诙谐的、色情的、机智的、有魅力的、大企业式的,等等”。军营不是生存在真空里,军人也有不甘“OUT”的时候。在这个社会文化多元、新兴媒体广泛运用的时代,在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频繁的状态下,如果不加以正确引导,军人的尚武精神和战斗血性很容易一点一点地被销蚀。

军人是特殊的职业,以身家性命系于战争胜败。即使是和平时期,也是“止戈为武”、枕戈待旦遏止战争和捍卫和平。换句话说,军人就没有和平时期,要么正在打仗,要么准备打仗。要想企求无战事,也必定是能够慑止战争的强者才能拥有的。所以,军人的文化涵养历来都是充满战斗气息的文化熏陶,而不是绵柔恬静的文化濡染。曾任德军总参谋长的施里芬,在一次行军途经一个美丽的大峡谷时,他的副官请他欣赏旭日初升的壮观景象,施里芬却冷冰冰地说:“都是障碍物,没有任何价值。”一代名将粟裕,终生不会打牌下棋,不会喝酒唱歌,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地图、观地形、研究打仗,时刻保持着战斗状态、冲锋姿态,被誉为“常胜将军”。现代军人如果没有这种沉浸其中的职业操守和文化自觉,而耽于休闲娱乐,是不配军人这个称号的。

中华民族历来不缺这种尚武传统,“裹尸马革英雄事,纵死终令汗竹香”的壮怀激烈,“风尘三尺剑,社稷一戎衣”的英雄豪迈,“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壮志雄心,“一闻边烽动,万里忽争先”的铁血丹心,成为了支撑这个民族生存发展的精神支柱。我军更是一支有着这样优良文化传统的军队,之所以能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胜利走向胜利,无不与其鲜明的战斗文化品格有关。然而当下,不少时尚娱乐形式冲击的不仅仅是军人的价值追求和生活取向,还麻痹了军人的忧患意识和战斗激情,就像吴承恩所言,“有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在颇具亲和力的时尚文化面前,我们对此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在强调对接时代的同时,必须赋予军营文化以战斗品格和英雄血性,不断丰富战斗文化的时尚元素,不断注入新的战斗文化秉性,使之不落后于时代,更不负于使命。

有人这样描述当下的社会流行文化:“小时代”的豪奢呼啸而来,“玩穿越”的梦幻蜂拥而至,微信微博的秀场奇葩迭出,娱乐选秀的热情逐浪而高。流行时尚文化看起来总是那么楚楚动人、撩人心襟,但就像英国波普艺术家理查德·汉密尔顿早就给流行时尚文化作的界定,说它是“通俗的、短暂的、消费性的、廉价的、批量生产的、年轻的、诙谐的、色情的、机智的、有魅力的、大企业式的,等等”。军营不是生存在真空里,军人也有不甘“OUT”的时候。在这个社会文化多元、新兴媒体广泛运用的时代,在各种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频繁的状态下,如果不加以正确引导,军人的尚武精神和战斗血性很容易一点一点地被销蚀。

军人是特殊的职业,以身家性命系于战争胜败。即使是和平时期,也是“止戈为武”、枕戈待旦遏止战争和捍卫和平。换句话说,军人就没有和平时期,要么正在打仗,要么准备打仗。要想企求无战事,也必定是能够慑止战争的强者才能拥有的。所以,军人的文化涵养历来都是充满战斗气息的文化熏陶,而不是绵柔恬静的文化濡染。曾任德军总参谋长的施里芬,在一次行军途经一个美丽的大峡谷时,他的副官请他欣赏旭日初升的壮观景象,施里芬却冷冰冰地说:“都是障碍物,没有任何价值。”一代名将粟裕,终生不会打牌下棋,不会喝酒唱歌,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地图、观地形、研究打仗,时刻保持着战斗状态、冲锋姿态,被誉为“常胜将军”。现代军人如果没有这种沉浸其中的职业操守和文化自觉,而耽于休闲娱乐,是不配军人这个称号的。

中华民族历来不缺这种尚武传统,“裹尸马革英雄事,纵死终令汗竹香”的壮怀激烈,“风尘三尺剑,社稷一戎衣”的英雄豪迈,“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壮志雄心,“一闻边烽动,万里忽争先”的铁血丹心,成为了支撑这个民族生存发展的精神支柱。我军更是一支有着这样优良文化传统的军队,之所以能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胜利走向胜利,无不与其鲜明的战斗文化品格有关。然而当下,不少时尚娱乐形式冲击的不仅仅是军人的价值追求和生活取向,还麻痹了军人的忧患意识和战斗激情,就像吴承恩所言,“有如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在颇具亲和力的时尚文化面前,我们对此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在强调对接时代的同时,必须赋予军营文化以战斗品格和英雄血性,不断丰富战斗文化的时尚元素,不断注入新的战斗文化秉性,使之不落后于时代,更不负于使命。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