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旅故事】第五发炮弹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刘洪林责任编辑:刘守金
2017-11-30 18:51

1

实兵实装实弹对抗演习结束了,周天宇荣立三等功,可他还是流下了伤心的眼泪。

退伍回到家里,他一直没想明白,自己第五发炮弹没打中,到底错在哪里?

当时连长还对自己大吼大叫,差点没把自己给吃了。

必须把事情弄明白,不然自己就白当一回兵了。他拨通连长的电话,半晌没有吱声。

连长在电话那头不停地呼喊:“喂!喂!喂!你是谁啊?你说话啊!”

“连长,我是周天宇!”

“噢!是天宇啊!回家找到工作了?”

“找到了!”

“什么单位?”

“县里城建局。”

“那挺好!好好干,错不了!”

“嗯!我会好好干的。连长,我还有件事情没弄明白,想问问你。”

“你说吧!”

“我那发炮弹瞄得很准,为啥就没打上呢?”

连长知道他当时有心病,故意说:“你自己想一想,瞄准了为啥没打上?”

周天宇回想当时的每个细节,肯定地说:“我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没有问题怎么会打不上?你啥时候把问题想明白了,啥时候再告诉我。”连长还是自己的连长,脾气一点都没变。

2

周天宇是坦克三连的神射手,团里誓师动员大会刚结束,班长就单独对他说:“天宇,这次对抗演习,你要努力表现。团长在大会上可说了,‘打中两发立三等功,五发五中立二等功’,你只要好好发挥,把炮打好了,今年转士官肯定没问题。”周天宇一心想转士官,可连里跟自己一样的第二年兵就有五六个神射手,都想转士官,名额肯定不够,班长不说自己也得努力,甚至还得拼命,便当场对他说:“班长放心,我的目标是五发五中!”

茫茫的科尔沁大草原,红蓝两军剑拔弩张,都欲置对手于死地而后快。坦克三连在团进攻队形的左前翼,担负突击任务。连长命令他:“干掉你正前方那辆坦克!”周天宇早就盯着那辆坦克,听到连长的命令,轻松地摁下按钮,第一发炮弹“咣”地正中目标,那辆坦克冒出一缕红烟,宣布当场报废,连长在对讲机里高喊:“周天宇,打得好!”周天宇握紧拳头举过头顶大叫起来:“耶!首发命中!”

连长的命令一个接着一个,周天宇又打出两发炮弹,全部正中目标,心里乐开了花,眼前飘来一枚金灿灿的三等功奖章。他又打出第四发炮弹,击中了蓝军坦克的尾部,虽然没有把它打报废,也算击中,如果再击中一辆坦克,那就是五发五中,自己胸前就会挂上一枚梦寐以求的二等功奖章。连长在对讲机里又命令他:“周天宇,干掉你右前方后面那辆指挥车!”周天宇绷紧全身的每一根神经,看了又看,瞄了又瞄,用颤抖的手指摁下按钮,炮弹直奔蓝军指挥车“嗖”地飞了过去,却“咣”地落在指挥车的右后面,他登时傻了眼,懊恼地用拳头狠狠地捶打自己的脑门子。每辆坦克只给配发五发炮弹。没有炮弹的坦克就是一堆派不上用处的钢铁。连长在对讲机里朝他大吼:“周天宇,你是怎么搞的?把车开到第二道壕沟去!”又命令别人:“郝明成,干掉你左前方后面那辆指挥车!”

3

周天宇没能转上士官,他在欢送老兵退伍的晚会上哭了,哭得很伤心。

他不明白,自己打第五发炮弹的时候,明明瞄得很准,为啥还打偏了?连长肯定知道原因,可连长有命令,让自己去想,啥时候想明白,啥时候再告诉他。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把第五发炮弹打偏了?他白天想夜里想梦里也想,还是想不明白。他无处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和惆怅,便做了一把弹弓,又做了五个木偶人,闲着没事就用弹弓打木偶人。他把五个弹丸握在手里,仿佛握着五发黄灿灿的炮弹,又沉又烫手。第一个弹丸正打在木偶人的头上,第二个第三个弹丸也打在木偶人的头上,第四个弹丸打在木偶人的右肩上,他拿起第五个弹丸,瞄着最后一个木偶人愤愤地嘟囔:“你就是一辆破坦克,打死你!”使劲地拉开弹弓,弹丸“嗖”地飞了出去,“啪”的一声,不偏不倚正打在木偶人的眉心上,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这要是那第五发炮弹该多好啊!”

4

镇武装部长找到他:“天宇,县里准备组织民兵比武,你去参加步枪射击比赛吧!”

周天宇摇着头说:“部长,我是坦克兵,打炮还行,步枪射击不行。”

“你在部队打过步枪吧?”

“打过。”

“那就行!你刚退伍,再练一练,怎么也比其他基干民兵强!”

“我要是打不好,那得多丢人。”

“天宇,你千万别这么说。你代表镇里去参加比武,无论能不能取上名次,都是给镇里做贡献,只有奖励,不用有负担。”

周天宇训练一个月,比武时五发五中,五发子弹打出48环,为镇里夺得一枚银牌。

武装部长高兴地拍着他的肩膀说:“不愧是优秀士兵,心理素质就是好!”

这句话让周天宇猛地醒悟过来:“我那第五发炮弹没打中,就是心理素质不好。当时私心杂念太重,老想着立上三等功再立二等功,立上二等功铁定转士官,关键时刻手发抖,炮弹不偏才怪呢!”

又过了一个月,周天宇领到工资,马上到烟酒专卖店买来五瓶白酒,挨个摆在五个木偶人旁边,从兜里摸出五粒弹丸,又在心里暗暗地说:“这五瓶白酒都是易碎的,一个也不能打碎!”

周天宇拉开弹弓,凝神聚气地瞄着木偶人的脑袋,“啪、啪、啪、啪、啪”,五粒弹丸全部打在木偶人的脑袋上,五瓶白酒纹丝不动。

回到家里,周天宇兴奋地给连长打电话:“连长,我是周天宇!”

“天宇,你好!最近工作还好吧?”

“好!我上个月参加县里民兵比武,步枪射击比赛获得第二名!”

“祝贺你啊!不愧是咱们连的神射手!”

“连长,你就别寒碜我了。”

“我是真心祝贺你!”

“连长,你让我想的问题我想明白了。”

“我让你想啥问题了?”

“第五发炮弹为啥没打中!”

“那你想出是啥原因了?”

“私心杂念太多,思想负担太重,关键时刻掉链子。”

“对了!你当时就是想法太多,第五发炮弹才没有打好。你能找到问题,就能解决问题,要不然你不光在战场上打不中那关键的一发炮弹,将来遇到更大的考验,你还是过不了那道坎!”

“是!”周天宇赶紧向连长报告自己的新决定:“连长,今年我们县里又来招收坦克兵,我又报名参军了,体检和政审都合格了。我下次再参加对抗演习,非打个五发五中不可!”

连长在电话里又朝他大吼起来:“周天宇,你等着,我去找团长,一定把你再弄回连队来!”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