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婆婆今天真高兴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王健责任编辑:刘守金
2017-11-15 11:11

10月18日下午4时,正要下班的顾崇燕接到了婆婆的电话。婆婆急急地问:“今天收看新闻了么?”她对婆婆解释说:“忙上班,没看上。”婆婆在电话中“噢”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顾崇燕的婆婆是个军属又是老党员,只要有空,不谈股票,不谈菜价,不谈旅游,整天挂在嘴上的就是部队的事。顾崇燕的爱人胥海波在一个军械仓库工作,家里只有婆婆、儿子和她。

刚结婚时,婆婆对她说:“海波在部队当兵,这可是荣耀的事。咱们以他为荣,不能拉他后退。”婆婆的父亲年轻时,在县城小百货店打工,专门负责外跑采买的营生。那时正是伪满洲国期间,日本人处处设卡,凡过路商旅必须缴纳过路费,为了生计,他也只好忍气吞声。当婆婆的父亲娶妻生子后,他向9个儿女从小灌输参军报国的思想,要求家里所有男娃必须从军报国,所有的女娃也必须嫁给军人。后来,9个儿女当中,4个男娃参军,分别在陆军、海军、消防、铁道兵工作,都取得了优异成绩。4个女娃也先后嫁给军人,只有最小的一个女娃没有嫁给军人。婆婆就是嫁给了当兵的公公,这也成了她最自豪的事。

而到了丈夫胥海波这一代,姐弟两个都参了军。2002年,公公去世前还叮嘱丈夫:“咱一家都是军人,这个职业最光荣,啥时候都要给部队争光。”

胥海波在部队干得十分出色,单位连年被评为先进,他个人前前后后立过4次功。可是,他从毕业后先后13次调整工作岗位,越调离家越远,和大多数军人家庭一样,孩子的生日、家长会,包括生病,当军人的他几乎都没有照顾上。好在孩子一直由奶奶带着,奶奶给孙子讲的就是红色传统,孩子虽然见爸爸的时间比较少,但他对军人的羡慕和认可是从骨子里迸出的,还说要当这个家的第三代军人。

顾崇燕一直在医院工作,由于业务突出,工作没几年就升任了护士长。可是自从升职后,虽说工资涨了不少,可加班的时间也比以往多了。没出半年,儿子的学习成绩起伏比较明显,而婆婆也显得力不从心。思前想后,顾崇燕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以家为重,让丈夫少一些后顾之忧,于是应聘到了离家较近的一个幼儿园。工作是轻闲了,但工资出现了“跳崖”。婆婆看出了顾崇燕的经济损失,怕她反悔,于是马上交出了自己的保障卡。

顾崇燕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但心里多多少少也有一些不满。丈夫所在的仓库离家也就百八十里,可忙起来一两个月也见不上一面。有时丈夫周末回来了,还没和自己说上几句贴心话,又给儿子进行“经常性国防教育”去了。看着婆婆他们祖孙三代津津有味地讲部队那些事,她也只好凑过去听一会儿。她对他们的话题确实不太感兴趣,但她有时听着听着眼前就幻化出儿子穿上军装的样子。儿子虽然才13岁,但已经无数次说过将来报考军校的事了。只要儿子一说考军校,婆婆那脸上的皱纹都像被电熨斗熨平了,能年轻好几岁。可是,有时丈夫好久不回家,她发现婆婆在自己的屋子里,总看着丈夫的照片,脸上挂着担忧。婆婆屋子那面墙上,挂着她家所有成员的军装照。

顾崇燕到家的时候,婆婆已经把儿子接回来了。饭桌上比往常多加了两个菜。婆婆兴奋地说:“你先吃饭,一会儿咱们回看一下习主席作的十九大报告吧。有挺多新内容新提法呢。”

这时,儿子胥淑程接过了话:“从我放学回来,奶奶就在说‘习主席说了,要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不用猜,奶奶一定要让你听的是习主席这段讲话。”

婆婆有些不好意思了:“要不先不看电视,咱们喝杯红酒。”然后,她一边去取杯子一边自言自语:“反正我今天是很高兴。”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