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联女兵,一夜夫妻的百年爱情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占恒责任编辑:刘守金
2017-07-07 09:51

楔子

公元2014年5月14日,小兴安岭山脉茂密的林子里多了一座坟。墓碑正面刻着笔力遒劲的大字:“抗日伴侣 永恒守望”,背面刻着:“东北抗日联军第6军4师政治部主任吴玉光、被服厂主任李桂兰伉俪合葬于此 1937年6月在此地结为夫妻”,“老战友李敏、女儿刘颖 2014年5月敬立”。

吴玉光,生于韩国尚庆北道,1917 年举家来到中国。在他做小学教员时就参加了反日活动,1936年9月出任东北抗日联军第6军第4师政治部主任;1938年12月,在饶河县暴马顶战斗中壮烈牺牲。抗联老战士李敏评价吴玉光:“有文化、长得帅,文武双全。”

小吴玉光9岁的李桂兰,出生于萝北县鸭蛋河畔一个“抗日家庭”。1936年,李桂兰在有“抗联之父”美誉的老交通员李升的带领下,与李敏一起进山参加了东北抗日联军。不久,担任6军被服厂政治部门的领导。李敏说李桂兰:“大姐有一双巧手,我们帽顶上的红缨就是她绣的。”

一天,只有13岁的李敏发现李大姐与吴主任钻进树林子里,她觉得不对劲儿,等俩人走出树林,便迎上前去问:“你们干什么去了?”吴玉光说:“抓兔子去了。”“兔子呢?”“逮着又放了!”“骗人,锅里没有荤星儿,你们还会把逮着的兔子放掉?不对,快说实话!”……两个人笑而不答。

李敏把自己的发现汇报给了被服厂厂长裴成春,裴大姐笑着对她说:“他俩谈恋爱呢,这是得到批准的。”

1937年6月,中共北满临时省委执委扩大会议召开,会场设在6军被服厂。李桂兰接受了一项特殊任务,为会议绣制中国共产党党旗。当李桂兰绣完最后一针,把党旗交给裴大姐时,裴大姐高兴地告诉她,吴玉光也来了。李桂兰的心立刻狂跳起来……这天,来的都是抗日联军和省委的大首长:冯仲云、赵尚志、周保中、李兆麟……吴玉光与会,这叫李桂兰心里感到自豪。会议结束的前一天,执委会的领导批准吴玉光与李桂兰结婚。

周保中军长为他们主持婚礼,赵尚志军长当证婚人。周保中说:“同志们,两对新人今天在这大山里举行婚礼,这是我们抗联的大喜事,是3军和6军的大喜事,是被服厂的大喜事。李桂兰是汉族的姑娘嫁给朝鲜族的小伙子吴玉先,李在德是朝鲜族姑娘嫁给了满族小伙子于保合。同志们说,这是不是民族团结的大喜事啊?!”

接着,赵尚志发表祝词:“希望两对新人,在今后漫长的革命征途中,互相关心,互敬互爱,携手抗日,白头到老。”

那一夜,于保合与李在德的洞房设在林中的帐篷;吴玉光与李桂兰的洞房就是被服厂一间简陋的屋子。

多少年后,当女儿问起母亲婚礼的细节,李桂兰什么都记不得了,只记得吴玉光对她说的一句话:“这是临时的,委屈你了,等革命胜利,咱们再安家。”

谁都不知道,就在婚礼进行中,一个外号叫“干巴姜”的交通员挤到冯仲云身旁,递上一份密件。一大早,全部与会人员迅速散去。李桂兰与吴玉光只做了一夜的夫妻。

1938年,抗日联军进入严酷时期,日伪军进行“3·15大扫荡”。建在密营里的被服厂暂停被服加工,收容转运来的伤病员,李桂兰不幸被敌人俘获。

已转战到饶河的吴玉光得知爱妻李桂兰被俘,哭了……这时,部队几乎被打光,需要与七军联合,任务落在了吴玉光的身上。他带着8个人的小分队在接近七军营地的时候,遭敌伏击,壮烈牺牲,时年29岁。

而此时,关在狱中的李桂兰一无所知,直到母亲第3次探监,才告诉她“吴玉光牺牲了”。李桂兰以有这样的丈夫感到荣耀,敌人往她嗓子眼灌辣椒水,往手指尖钉竹签……她都宁死不屈。

1944年9月,坐了6年多牢的李桂兰出狱。3个月后,她改嫁有两个幼子的小学教员刘神州。

之后,李桂兰生下了女儿刘颖。

1988年,刘神州离世。在丈夫病重时,李桂兰说:“你放心走吧,我会为你跟儿子的妈并骨。”

那些日子里,李桂兰跟刘颖说了许多不会跟哥哥们说的话,女儿品味出:“妈妈依旧思念着吴玉光”。

李桂兰临终前,向组织表达了遗愿:希望能和生前的战友吴玉光埋葬在一起。

2008年1月8日,农历腊月初一,李桂兰走完了坎坷而光荣的一生,享年90岁。

刘颖同父异母的两个哥哥尊重母亲的选择,还开导妹妹说:“不能一般地看待我们的母亲,母亲与吴玉光不仅仅是原配夫妻,还是在抗日战争中并肩战斗的亲密战友!”

5月14日这天,当年参加了吴玉光与李桂兰婚礼的老战友李敏来了,参加婚礼的抗联老战士的后人,冯仲云的侄子、赵尚志的侄女、张兰生的儿子……都来了。

吴玉光没有坟茔,没有儿女,东北烈士纪念馆研究员李云桥以史学研究者的名义,在吴玉光战斗过的梧桐河边掬了一捧土,作为烈士的魂灵装入骨灰盒中。

葬礼后面是喜礼——完全出乎人们的意料,李敏老人捧着一个红玫瑰花篮,喜形于色地献给合葬一穴的吴玉光与李桂兰。

“让我们为他俩祝福吧,他们终于再次结合了!”

想到当年吴玉光对李桂兰说的“等革命胜利,咱们再安家”,我一直眼含着的泪水,哗地涌了出来。(插图:朱凡)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