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圆梦

来源:军报记者-北部战区作者:翁伟立责任编辑:刘守金
2017-06-20 10:57

一转眼,我当兵离开家乡已19年。回首匆匆流逝的岁月,我最引以为豪的,莫过于帮助父亲圆梦。

穷苦出身的父亲,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当兵。可爷爷没有同意。因为父亲兄弟姐妹5人,身为家中长子,他需要帮助父母照顾这个家。所以,父亲心中一直存有遗憾。

后来,我报名参军,层层体检过关,接兵干部家访也很满意,还告诉我,是去东北当坦克兵。当晚,父亲特意在家中摆了两大桌招呼亲戚。平时不善言语的爷爷,笑得合不拢嘴,从兜里掏出一个大红包塞到我手中:“我儿子没当成兵,我孙子当兵了,挺好!”

第二天大清早,村干部、民兵连长敲锣打鼓放鞭炮,欢送我和同村另外一名青年去市里报到。我上车后,发现父亲的眼角湿润了,他边递上行李边说:“在部队要听领导的话,好好干工作,争取当个坦克驾驶员留在部队!”

从浙江到吉林,两千多公里的路程,我足足坐了一天两宿的绿皮火车才到达营区。天冷刺骨、吃不惯面食、听不懂东北话……当一个个困难接踵而来时,一想起父亲的话,我就咬咬牙,告诫自己:“农家孩子不怕吃苦,一定要干出个样来给父母看看!”

要当就当最好的兵,我怀着梦想冲锋在战斗岗位上:当坦克二炮手成为同年兵中装弹最快的、当坦克驾驶员成为技术最好的、短跑是全团最快的……当兵6年,我4次被评为优秀士兵,2次立功受奖,被组织保送到军校深造。

入学没多久,父亲又打来电话:“市里把你作为征兵典型来宣传,记者还专门到家里做了采访,广播、电视、报纸都在宣传你。村里人都说我儿当兵出息了,我和你妈听了别提有多高兴!”

真是一人参军、全家光荣啊!这些年一路走来,我时时不忘父母嘱托,工作更不敢懈怠。

去年秋天,父亲在电话里说:“村里原本要组织老人去北京旅游,可因报名人少取消了,辛苦大半辈子,没坐过飞机,也没去过北京,下次再有机会说啥也要去一次!”我决定找机会帮父母圆梦。

今年初,我和爱人再次邀请父母坐飞机来东北部队过年。这次父母居然同意了。头一次坐飞机的他们很是兴奋,虽说是12点的飞机,去机场也只有40分钟的车程,可他们凌晨4点多钟就打电话催促大哥送他们去杭州萧山机场。当我在沈阳桃仙机场接到他们时,母亲看到一年多没见的孙子也来接机,赶忙从包里掏出家里带来的冻米糖递了过去。汽车奔驰在沈吉高速上,父母第一次看见窗外的冰雪世界,一路看不停,问不断。

第二天,我特意带父母去老连队看了看。父亲看到叠得像豆腐块一样的被子,好奇地走近摸了摸,连连说道:“当兵的,就是不一样,真厉害!”在荣誉室,眼尖的父母居然在众多照片中,一眼就看到我的光荣照。指导员在一旁把我表扬一番,父母听得脸上乐开了花。

东北之行结束时,在去往机场的路上,父亲告诉我:“飞机也坐了,部队也去了,东三省也逛了,我和你妈的心愿也了了!”

望着飞机渐渐消失在云层中,我心里默默地想着,父母还有哪些未圆的梦呢……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