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一家人,祖孙三代有13人参军报国。今天在“脖子以下”改革中,家中的第三代军人面临新选择——

感动了,北部战区陆军某旅上士马士伟一家祖孙三代13人参军报国

来源:军报记者-北部战区作者:记者刘建伟、特约记者何光伦、向勇、谢伦责任编辑:刘守金
2017-04-21 09:48

4月4日清明节,马士伟一家来到姑父张兴启烈士墓前祭奠。特约记者何光伦 摄

军报记者-北部战区讯(记者刘建伟、特约记者向勇、谢伦)春风拂面,苍松吐新。4月18日,北部战区陆军某旅迎来9位特殊客人——该旅坦克一连战士马士伟的9位亲人。

“他们既是小马的亲人,也都是退役老兵!”旅领导介绍说,马士伟一家三代忠勇,走出了13名军人。“脖子以下”改革启动后,听说自己所在营可能会调整变动,马士伟背上了思想包袱,工作积极性一度受到影响。

了解这一情况后,全家9名老兵相约赶到部队,面对面和小马促膝长谈。

 

上士马士伟正在操作坦克

“和战争年代你的祖辈父辈比起来,今天面对改革这点痛,你还有啥思想包袱!”话匣子首先被79岁的大姑马秀云打开,“抗美援朝时,你三爷马言飞是指挥所通信兵,每次敌机轰炸时,他都把身体扑在电台上……”

马士伟姑父张兴启烈士证书。

马秀云曾是该旅前身部队的一名军医,阔别数十年后回到老部队,她又想起了丈夫张兴启。她告诉小马:“我和你姑父是高中同学,一起参军,一起经历了一次移防、两次改编,每次都是坚决服从组织命令。”

马士伟姑父、大姑一家全家福。

“1976年,你姑父时任副营长,在内蒙古修建国防工事。一次,他下车指挥车辆通过危险路段时,汽车右后轮胎突然爆胎,车身倾斜,下面就是几十米深的悬崖。危急时刻,他冲上去用身体顶住车身,让司机跳车,自己不幸被卡车压在下面……”讲到爱人牺牲时的场景,马秀云热泪盈眶。

马士伟大姑马秀云参军时

马秀云转业回家后,把对丈夫的思念化作鼓励下一代继续投身军营的动力,她的两个子女作为烈士遗属特招入伍,另外两个子女也相继参军。

1987年,马士伟大哥张林海在大兴安岭扑火。

“说起改革,我可最有发言权。”表哥张林海接过话茬说,“1998年,我所在部队奉命参加抗洪抢险,奋战一个多月终于战胜了洪魔。可你知道吗?凯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部队改编,3000多名官兵一下战场就脱了军装。告别军旗那天,大家抱头痛哭,可没一个人跟组织谈条件、讲价钱。”

马士伟大姐张林红参军时。

“越是关键时刻,越要服从命令!”表哥说的这句话,让马士伟感慨颇深。他知道,表哥在部队时是一名连长,荣立过二等功。要不是遇到编制体制调整改革,他可能就直接当营长了。可面对转业的要求,他二话没说选择服从。

2016年母亲节,马士伟母亲为马士伟颁发强军先锋奖杯。

听了几位亲人的讲述,马士伟很惭愧。这些年,他连续两年打破军一级坦克通信专业纪录,是全旅唯一的战士四星级政治教员,10多次登台为官兵进行理论宣讲,还自学考取了律师资格证和执业证,先后为43名战士提供法律援助,3次荣立三等功。

马士伟胸前挂满了军功章。

马士伟为战士讲解装备操作知识。

“自己能有今天,都是组织培养的结果。改革大考面前,不管是走是留,都是为强军作贡献。”面对亲人,马士伟郑重承诺。

马士伟在连队进行改革教育宣讲。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