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的烈日烘烤驾驶室,和平与美好让人踏实并渴望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管泰然 编辑:刘守金 发布时间:2015-03-04 17:01




一个“90后”士兵的维和日记

撒哈拉的烈日烘烤驾驶室,和平与美好让人踏实并渴望

作者:管泰然

1

当地时间,2014年10月21日。

加奥——昂松戈之旅途。

车队沿着N8公路向东驶去。

沿途是沙丘带。

偶见漫天的沙丘散落着一簇簇逆生长的荆棘,像天上掉下的星星。


让人生怜。

如果你见过路边的那只山羊,恐怕更生怜爱。

那只山羊看上去,应该有些年纪了。瘦骨伶仃的两条前腿拼命扒住一棵灌木,够着灌木上唯一的一点青。灌木上的叶子那么细小,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见。

这些沙漠上幸存的生命,活得那么艰辛。

可不管活得多么辛苦,又多么艰难,总还是要信心百倍地活下去。因为只有活着,才可称之为生命。

生命也因此而可贵。

想到人类的口腹之欢,那些被无辜宰杀的牲畜,心里突然有些反胃。

开车的是班长梁田。他脸颊上摔落的汗珠子,又砸到方向盘上了。

本想递张纸巾给他擦擦,才发现每个衣袋里都空荡荡的。

2

前方的车队突然慢下来了。

咋了?

我们都直着脖子向前看。

前方隐约现出了路障。

快,有情况!


坐在后排的卫生员吕佳明,一下子握紧了枪把,他的面颊通红,眼睛也通红,军人的警惕全挂在他的脸上。

我们的弹夹都是满的!

梁田的车开得很稳,让人猜不出他现在的心理。

到马里的日子不短,我们也都算得上是经历过风浪的人了。

没什么,恐怖分子也是人。是人就不可怕。

斗智斗勇。决胜千里。

正义总是会战胜邪恶!

我们都很小心,屏息凝神。连车顶的风孔也关闭了。生怕任何一点杂音扰乱视听。

我们小心地跟进,缓慢但警觉。

闷热的驾驶室,时间像凝固了,滚落的汗珠子都可以大把大把地抓了。

感觉到烈焰就要烧着时,对讲机终于传来声音,是郑队长!

前方是进出加奥的交通要道。有马里政府军把守,政府军在此地设置了临时检查站。

检查站!政府军!

我们长长舒出一口气。

梁田,吕佳明,我,都不约而同地抹了把脸上粘腻的汗水。

3

也许是因为酷热,时间慢得像是停滞了一般。

防弹衣,子弹带,已经把我们的身体捆绑得密不透风,加上有限的空间,整个人就像被关进了一只烤箱。

副驾位置上,虽然有两个小气孔,也能听见它们嘶嘶啦啦的吐气声,但车内连一丝凉爽也没有。

仪表盘上的榨菜已经裂开了一道口子,旁边还有些迸溅的零星汁液的印迹,那是在路过马里政府军的检查站不久后,它受不了高温的膨胀,自己裂开了口子。

脚下唯一的一点阴凉,是挤在脚踝边的一桶1L装的矿泉水。到达宿营地之前,路上水和蔬菜的补给,就全靠它们了。

地面不时隆起的减速带,车速很难快起来。

我们已经长途跋涉了近4小时,又经过刚才的紧张刺激,除了梁田专注地开车。我和吕佳明都有了困意,只好不停地往耳朵和太阳穴上抹风油精。

“马上到了,各车注意跟紧!”对讲机传出中队长郑松涛熟悉的声音,困倦立刻又消失了。

车窗外,隐约望得见尼日尔河了。

随后,我们惊奇地发现了另一番景致,有如海市蜃楼。

尼日尔河两岸,丰美的水草,碧绿的植被,成片的农田。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沙漠绿洲么!

有河流的地方就会有人家。

随后,我们看见了亲切的村落,百姓,孩子。各种各样散居的农具。古老,却让人感到踏实。那正是人间寻常平朴的日子。

想到我们此番万里迢迢,出生入死,不就是为了换得眼前这安谧祥和的一幕么。

马里,希望你早日平安。

当车队经过村子时,孩子们成群地聚集在公路两边,朝我们奔跑,挥手,欢笑。

那种渴望与友好,真让人温暖得想哭啊。

(本组图片由白云天摄影、稿件由解放军报记者刘建伟整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