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兄弟,真希望你能留下来等我们凯旋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管泰然 编辑:刘守金 发布时间:2015-02-27 16:19




一个“90后”士兵的维和日记

亲爱的兄弟,真希望你能留下来等我们凯旋

作者:管泰然

1

当地时间,2014年10月17日。

在马里加奥,汗水和蓝盔,就像是相濡以沫的兄弟。

今天一大早,老班长李绍鹏就爬上5米多高的水泥杆,给营区安装监控摄像头。

我仰头望着盘在水泥杆顶端的他,感觉他离太阳好近。

太阳火辣辣的光芒刺着人的眼睛。可老班长却像全然忘记了这回事。


等他完成作业,从5米多高的地方滑下来,满头都是汗。黝黑的脖颈好像更黑,更红了。前天施工,因为没带面罩,他的脖子就已经晒伤了。

看着老班长走向下一个水泥杆,我突然想起一个人,我班的兰涛。

兰涛是青岛的兵。

他没能参加这次维和任务。

兰涛昨天在空间里留言:很遗憾,不能陪你走到底了。我的军旅生涯,已经进入倒计时……

看到兰涛的帖子,我沉默了很久。

2

兰涛和我一样,曾梦想着当一名职业军人。

去年,我和兰涛都很积极地报考军校。连首长很支持,还特意把我们几个要考学的兄弟编在一个班,为我们创造学习环境。记得我们可爱的李指导员还代表党支部在军人大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说,鼓励我们好好学习,争取都能考上,为连队争光添彩!


我们兄弟几个豪气满怀,连填报的志愿都是一样的。梦想着军校四年还能“同窗”在一起。

那天在营区的后山上,我和兰涛还一起“仰天长啸”过岳飞的那首“满江红”。觉得男人的青春就应该这样充满忧患,充满血性,报效国门。

可是,5个兄弟考走了3个,我和兰涛却名落孙山。

我和兰涛还是满怀激动地为3名兄弟饯了行。

看着他们几个上了车,道别,挥手,直到看不见。

我和兰涛坐在离营区不远的山坡下,默默抽完了整整一包烟。

七月的阳光裹挟着我的面孔,我却感觉到寒彻骨髓。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

我觉得对不起家人,对不起指导员,更对不起连队。那段日子,其他兄弟为了我们能多些学习时间,包揽了我们所有的夜岗……

3

我不知道李班长今天爬了几个5米杆。

李班长都中士了,可做什么都还那么地任劳任怨。对待工作的认真劲儿,就像一个时刻等待进步的新兵,让我那么的感动。

我突然很想对兰涛说点什么,说一说今天的5米杆,说一说马里40多摄氏度的骄阳。


我很想问问兰涛,如果真的脱下迷彩,那一天,他会不会掉眼泪?

如果兰涛此刻跟我在同一片土地上,如果我们肩并肩坐在营区旁边的那座小山坡上,我不知道此刻我一肚子想说却不知如何开口的话,是不是能更顺利地说出来。

现在是马里的晚十点。

在我的祖国,朝阳应该刚刚升起。

兰涛,好兄弟。


我不敢说你是走好,还是留好。但我真希望等圆满完成维和任务回国的那一天,在连队整齐的队列里,我还能一眼看到你。毕竟,当年意气风发的五兄弟,现在就我们两个还在连里。真的怀念那段难得的学习时光,指导员还有连里的兄弟们,给予我们那么多的支持,那种温暖的、亲如一家的感觉,真的一辈子都忘不了。

兰涛,如果留下了,我回去要好好请请你。给你好好讲讲马里,讲讲咱连一起来的哥几个。大家都黑了,瘦了,但对彼此都更加珍惜。

有些选择,其实无所谓对或错。

但这身迷彩,穿和不穿,真的不一样。

(本组图片由白云天摄影、稿件由解放军报记者刘建伟整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