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命向尼日尔河畔进发
途中的险象让我们绷紧了每一根神经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管泰然 编辑:刘守金 发布时间:2015-01-22 15:57




1

起床、洗漱、整理内务、早餐。

今天,每个人的动作都格外麻利。

饭后,我们将迎接到位后的第一个大项施工任务——为孟加拉河运连平整场地,构筑防御工事。

孟加拉河运连是驻扎在尼日尔河畔的一支维和部队,他们主要负责水上巡逻执勤。

早晨的天空,深邃得见不着一朵云彩。就像这广袤的撒哈拉。我看到那些黄金般的沙粒,似乎都在等待着发芽。

到马里这些天,如果要说最深的感受,那就是有迷彩的地方,就没有荒凉。

出征前,我和兄弟们从国内带来许多花籽、蔬菜籽,老班长还特意嘱咐我多带些草莓种子。

在我们忙里偷闲的呵护下,它们都在拼命成长,有的已经开始散发“醉人”的清香。说醉人,其实也并非多么夸张,只是生长得不易,让它们显得格外可爱。

接到出发的命令,我们迅即顶起圆边迷彩帽,戴上遮光镜。左手捏实枪下护盖,右手握紧枪把,食指轻贴扳机,肩窝卡住枪托,迷彩战靴整齐地排成一条直线。


随着对讲机传出“登车出发”的命令,兄弟们立即奔赴自己的站位。热血一瞬间沸腾起来,让我想起参加军里组织的一次军事演习时,也是这么激动。

登上装甲运输车的翼侧,我找到自己的位置,登上座椅踏板,感觉整个人一下子被“撑”大了,胸部以上探出车去,在斜开着的舱盖上架好枪,眼睛便一眨不眨地盯牢了觇孔与准星汇聚的圆点。

车队缓慢驶离了营区。一股股热浪却在空中盘桓不去。

2

车辆行驶在N8公路上,发动机不断发出颤抖和嘶鸣。灼人的热浪好像越逼越近,一不留心,背靠的铁皮车顶盖就能烫掉一块皮。

路上没有人迹,只见过两头瘦驴带搭不理地啃着扎嘴的荆棘。驴头刚在视野中出现,便又迅速消失了。荒漠深处,偶见一辆废弃的独轮车兀自伫在那里,车的两个把手朝向旷野,与分不清色彩的塑料袋搅和在一起,更加重了行进途中的神秘气息。


与我紧挨着的是黄永富班长,他的神情跟我一样绷得很紧。我们的呼吸似乎都显得那么小心翼翼,汗珠子顺着帽绳蚯蚓一样地往下爬。谁也不知道,这5、6公里的路程会遭遇什么。恐怖分子在路旁埋伏炸弹或遭遇火箭弹袭击的事件时有发生,我们谁都不敢掉以轻心。

直到周副队长缓缓放下一直举着的望远镜,说声“前面不远了!”大家紧悬的一颗心才慢慢放下,气氛才舒缓起来。原本平缓的地势也“倏地”坠下去一截,顺着最近的一条坡道开过去,眼前现出一座三米多高的土堆,奇怪的是土堆的颜色竟然是红的。

出国前,我曾搜集过马里的一些资料。马里的国旗是由绿、黄、红三个色块组成,绿色象征马里肥沃的绿洲,黄色象征该国的矿产资源,而红色则象征为祖国独立而战斗牺牲的烈士鲜血。


看到眼前这红色的黏土堆,我不知道,它与烈士的鲜血是否有关联,或许这红色黏土的背后有着许多动人的传说。

就在我胡乱猜想之际,车停了。路队长第一个跳下车,用手指着北方转而向东划出一段利落的弧线。我忍不住又暗自揣想,路队长的手势大概就是我们“作业”的范围了。

3

还没开始作业,就已经汗流浃背,湿了衣衫。头顶的太阳好像不是太阳,而是一个巨大的烤盘,道两旁的红土在暴晒下,红得发黑。

有人喊着,抓紧喝水!黄班长抓过我递去的矿泉水,咕咚咕咚就是几大口。黄班长喝得太急,表情并不好看,水瓶里水的温度至少达到30摄氏度。黄班长抹了抹嘴说,天然的“热得快”啊,我看以后咱别烧水了,直接放车上加热得了。


行啊,往后这“烧水”的活就交给你了。架重机枪的王班长在一旁哈哈乐。两个老班长在笑声中你一言我一语,好像给这酷热的天气浇洒甘霖。

我拿过水瓶也猛吞了一大口,可补充进去的水分很快就化作小水珠,从额头和耳后根冒了出来。

休息了片刻,对讲机里传出“装车!”的命令。后方快反组迅速跃出车厢,奔赴预定警戒地域。

铲车后方的排气管霎时升起一股浓烟,沙地上随即发出“咔嚓咔嚓”的碾压声。等待装载的三台大翻,威风凛凛地昂首向天。起土,抬臂,转向,当一铲车红土“轰”的一声卸载完毕,巨大的红色烟尘,“噗”的一下糊满了铲车的挡风玻璃。


拉杆,给油,转向,操作手麻利的动作,使铲车又乖乖地退回到原地,伸展长臂捧起下一堆红土。几铲过后,排头的大翻就被结结实实地装满了。

“走起!”得到命令,头车缓缓启动。

想着,干着。听着,看着。脸上的汗水和着飞扬的红尘,一张脸很快就“花哒”了,嗓子也像要冒“烟儿”似的。不时有人干咳几声。声音很快被大翻巨大的响动给淹没了。

老兵们说,平整场地的工作不过是个序篇,防御工事构筑、化粪池修建等等更为艰巨的任务都还在后头,两个月能干完就算快的了。

老兵们的语气里没有渺茫中的犹豫意味,老兵们的眼神里更没有丝毫的犹豫和迟疑。

不管任务多艰巨,时间要多久。

我真庆幸我有这一帮同我并肩作战的好战友,他们都是英勇的战士,都有着共同的名字,叫中国军人。

(本组图片由白云天摄影、稿件由解放军报记者刘建伟整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