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也许从没想过被歌颂
但我们不可以忘记他们的苦乐人生

来源:中国军网-军报记者 作者:管泰然 编辑:刘守金 发布时间:2015-01-16 11:02




1

离开祖国一晃十来天了。亲人们起初担心的是我们在马里的种种安全。现在,一切都有序地展开。他们的心,也和我们一样渐渐踏实下来。既而,开始关心我在马里每天都干些什么。我干得好不好。甚至,我的父亲和母亲,不时就发一段语音给我。


我父亲的留言一般很“官方”,走的大致是“钢铁路线”。什么,“钢铁是在千锤百炼中锻造出来的。别人能干好的,你不光要干好,还应该干得更好。”什么,“铁肩担神圣,热血铸忠诚。要不辱使命,完成好任务。”要么,“就是苦中有乐,不能怕吃苦”这样的谆谆教导。

有天晚上七点多,正收看新闻联播。母亲突然发语音,非让我拍张照片给她。


马里的晚七点,应该是国内早上三点钟。母亲是在睡梦之中突然惊醒,还是一直就没有睡?还是我头天写下的日记,吓到了她?

2

头天的日记不过是摘录了某国外电视台10月7日援引法新社及路透社报道的一则新闻。

“马里当地时间10月7日,联合国驻马里城镇基达尔的一处营地遭遇火箭弹袭击。联合国马里多层面综合稳定特派团(MINUSMA)发言人表示,袭击至少造成一名塞内加尔籍的维和人员丧生。

联合国稳定特派团在10月7日表示,遇袭营地驻扎有法国士兵及联合国维和人员。特派团一名负责人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至少有4枚火箭弹瞄准了驻扎在基达尔的这处营地。目前,袭击已造成一名维和人员丧生,一人轻伤。

报道称,此前数日,在马里加奥区,特派团已成为一次流血袭击的目标,该次袭击造成9名尼日尔籍士兵死亡。军事及外交消息人士指出,近期发生的袭击源于马里一名‘圣战’分子头目加利的威胁……”

基达尔和加奥,同属马里北方重镇。


本来我部将按计划外出执行任务。但因突袭事件,上方通知,原地待命!

我无从猜测,在凌晨3点钟,给我发信息的母亲看到这一天的日记,都想了些什么。其实,作为一名士兵,在他成为士兵的那天起,又何尝有过安稳的睡眠!

母亲,我不知该怎样,安慰您。

3

在我踏上维和之路的那天起,便想把每一天的工作生活,和我的所思所想记录下来。可当光阴一寸寸地行进,劳动的汗水一滴滴坠落。从朝至暮。我突然想,我为什么要写下它们?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心中,好像没有一个答案。

到达任务区这些天,我们工兵分队修筑道路,平整场地,搭建活动板房,还有零零碎碎的施工保障任务。当然,还有日常的岗哨,值勤。还有忙里偷闲的浇灌。那些蔬菜地,在犄角旮旯,长势茂盛。既有上一批队友留下的,也有我们新近开垦种植的。


团首长说,这叫,一手抓战斗力,一手抓生活改善。

趁着午休时间,终于看完了一部战争电影。电影里有一个耐人寻味的镜头,一方在战场失利时,新闻报道员萎缩在地上躲避子弹,而长官拿起一把枪交给他。

“我不是一名大兵,长官!”

“今天就是了!”


战争胜利后,镜头中同样的两个人,只不过换了一个场景。长官对即将回国的新闻报道员说:“该你了,去告诉他们,我们的骑兵是如何战死的!”那么简单的一句对白,于我听来,却是那么的震撼心灵。

作为一名士兵,受祖国派遣赴马里执行维和任务。对饱受战乱煎熬的土地,我们何尝不是在抛洒自己的热血,以职责和使命守护这一方和平与安宁。

我不是新闻报道员。更不是战地记者。我仅仅是,党让冲向哪里就勇于冲向哪里的维和工兵分队中的一名战斗员。可我希望自己,不光要握好手中枪,也要用好心中笔。枪口瞄准敌人,笔,记录那些握枪的面孔。

英雄,也许从没想过被歌颂。但我想,我们不可以忘记他们的顽强与英勇。甚至不可以忽略日常生活中他们平凡的苦乐人生。

(本组图片由白云天摄影、稿件由解放军报记者刘建伟整理)

网友评论